花鳥風月ノ collecting box

お前の読者はたちが悪い

九点二十六分,我忙完了手里的最后一篇物理,终于决定把昨天想要做的事情做完,也就是写下这篇算不上文章的文章以祭奠自己已然褪色的十八载春秋。
很小的时候,那个时候苹果用的游戏系统叫做gamecenter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会有印象,那个时候我印象很深,我父亲取的名字叫thunderwith,后来大概是想显得自己有主见便一次又一次地改掉那个名字,但是其实我知道,这个名字一直烙印在我的脑海中,曾经觉得这个名字真的没什么好听的,近些天来也觉得格外顺耳。前段时间我的语文老师在课上在讲一篇散文叫《西塘的心思》的时候顺着文章内容就说到,他认为生下孩子便是将自己的生命无穷无尽世世代代延续下去的一种方法,达到文章中说到的闪耀的永恒,近些天来,我对于这个观点也有了些许的赞同。
我第一次获得意识的画面记忆得清清楚楚,是在那条我通往幼儿园的路上,小时候有一个在我家照看我的大姨,她牵着我的手,送中班的我去上幼儿园,在那一刻,我真正获得了鲜活的生命,成为了一个实实在在的人。这记忆在我脑中残留着,始终涂抹不去。
小学的时候吧,我认识过一个天才,一个真真切切的天才。当时我被他记住了,小学大概六年级的时候,他妈妈叫出了我的名字,之所以认识,是因为当时小学组织了一次什么考试,当时全年级有四个满分,一个去了人大附少年班,智力超群。一个和我做了初中同学,只后悔继续去写。一个是他,至于他的智力水平有多么超群,大概就是中学被特殊对待的那种学生吧,考试次次倒数第一,因为所有卷子都是镜面写的,正过来就不会有错(数学物理之类的),初中就已经掌握到大学水平的课程了,全方面的,不知道怎么看,我一直觉得这种人在闪闪发光,一直都是。
后来到了初中,遇到了一个疯狂压迫学生的老师,对于这位老师我就不过多评价了。我真正想聊的是那个初中同学。那个初中同学是个台湾人,在三年里我们关系很好。大概也是因为上面说的那件事,莫名其妙地记住了我,也是因为这个慢慢熟络。这个人也是在我眼中绝顶聪明,永远闪闪发光的。在那三年里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大概是在上了初二的时候,我们是初二才有的化学课,当时讲铁的燃烧,老师笃定地说没有二氧化铁,我那个同学不信邪,最后搜集了很多资料,巧合的是,就在那年,有一篇有关二氧化铁的英文论文发表在了网上,于是每次我们那个凶残的老师找到他,他都会和我说,要是他死了,一定要把二氧化铁浇在他的坟上。后来,他读了北师大实验,现在在牛津物理系上学。
就此,我的人生与身边的所有天才划分开了所有的轨迹。
其实我很明白,我是个天资愚笨的小孩,我的高中化学老师给过我这么一个评语“既不聪明,也不细心”以此来当我的座右铭真的是再合适不过了。我真的很自卑,认为自己是个很烂很烂的人。天才从我身边走过,我总能和他们聊上几句,但是也止步于此,因为我不是。我不是那些闪闪发光的人,我是一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人了,我不知道这种感受有多少人能体味,但是我切身体味了。
2022年是我人生中最烂的一年,到此为止,算上初中那此变故,也仍然是最烂的一年,不仅仅是因为高考,这四个月,我可以说是爬过来的,真真切切爬过来的。我现在的成绩极其不稳定,能考650也能考600,这就是现在的我。
我的天资愚笨和我的对自己的怨恨无处发泄,渐然麻木,渐然无感。
有的时候很想哭出来,但是我做不到,这就是现在的我。
我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真的不知道。
十八岁迎来的这年,是我最为狼狈不堪的一年,各种意义上,某灯给予了我很多帮助,也看到了我许多天像怨妇一样的行为。
我找到了我真正热爱的事情,我也想为此奉献我接下来的年华。如果可以的话,如果有机会的话,或者说我一定会为此,无数次地努力,即使愚笨如我。
看到这里,大抵还都是些自哀自怨的话。因为这是我全部的眼泪。
我到底想说什么我也不是很明白。
这是对我自己说的还是想让屏幕前的谁听见呢?
我自己也不是很懂。
接下来的路还很长。
如果可以,我想变成风儿……